梨涡猫

四处游荡

【百万】我怀疑我叔跟我的老师谈恋爱

*rapper白x街舞老师万
*私设 小侄子第一人称视角
*很短很短的糖 意识流
*OOC属于我

———————————————————


#

-我叫白天天,小名大宝,性别男,今年八岁。
-我小叔叔叫白曜隆,他是一个很酷的rapper,黑怕圈称BrAnTB。
-我们俩私底下称兄道弟,从来不以叔侄相称。我直呼白曜隆,他也不生气,还给我分享他很多说唱的歌曲。
-但是最近,很酷的白曜隆变得一点都不酷了,至少在万老师面前,他永远咧着笑脸。
-万老师我的街舞老师。


#

-白曜隆最近很奇怪,比如突然缠着我讲要我改名的事情。
-“为啥要改?”我问他,“你给起的你还不满意了?”
-我的名儿是白曜隆给取的。当时爷爷为了给我取名翻烂了半本字典,一个中意的也没挑到。后来爷爷去问他最疼爱的小儿子:“你说咱家大宝要叫什么名儿?”
-白曜隆彼时正在吃喝下午茶,估计那天做镜糕的老爷子多撒了二两糖,腻得白曜隆眉头一皱,“甜。”
-结果可想而知。
-“我当时年轻不懂事儿,给你取的多不好听呀,我这不是怕影响你美好的将来吗?”
-“得,那你说取什么?”
-“白日天。”
-???
-他没看出我迷茫眼神背后的拒绝,继续解释:“你看,你叫了白日天,就能跟我崩天白龙的绰号相呼应,是不是特秀?”
-???
-后来我睡不着躺在床上仔细一想,日天日天不就是昊吗?当时给我气得爬起来一通电话就吼回去:“白曜隆你夹带私货太严重了我爸不同意。”
-“白天天你这个点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想死?”白曜隆吼得比我还大声,后一秒突然放轻语气声音温柔得滴水,“嗯万万没事你继续睡…”
-“白曜隆你给我记着我下次再也不陪你谈恋爱了。”气,欺负八岁不能谈恋爱咋地?


#

-要说白曜隆跟万老师的恋爱故事,还得从两个月前的暑假说起。
-白曜隆从巡演回来就一直无所事事,看我一天到晚在家写作业练琴贼可怜了,就跟我爷求情问他能不能带我一个暑假。结果自然是我背着假期作业拖着行李箱假装难过的和我妈道别,转身喜笑颜开投入白曜隆的怀抱。
-不过白曜隆从来不会无偿帮我,所以离家之前我就做好了和他谈判的准备。
-结果我都在他这儿吃了三天闲饭,他一点表示没有,每天抱着手机坐在沙发上愁眉苦脸像个老头。
-在我做完准备的第五天,白曜隆恢复了正常,扑到书桌面前,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我:“大宝啊,别写了!”
-“…”
-“我跟你说,小男孩子老闷在家写作业多没意思,你去练练街舞呗,我知道一家舞社,贼秀。”
-我从作业堆里幽怨地抬起头:“你咋不自己去啊?”
-“我这老胳膊老腿还折腾啥,你年轻人,好学,有前途知道不?”
-拜托,您也才二十出头好吗。
-嗅到了他话语里不单纯的气味,我也就意思意思答应他先去上两堂课感受感受,他听完差点没把我抛起来再给两个大么么。
-“白天天,我真没白疼你。”


#

-太善良答应白曜隆的后果就是我忍着肌肉酸痛抱着汗湿的T恤站在路边,看着举着两只甜筒笑到没眼睛的白曜隆跟万老师搭话。
-“万老师,怎么称呼?”我摇了摇头,白曜隆,你这搭讪套路太怂了。
-“就,老万。”万老师居然扯下了口罩回答他!天哪,他跟我们上课都不摘口罩!
-“我叫白曜隆。”
-“…王昊。”???就把人家本名套出来了?万老师你真的不再矜持一下?
-“那万万,有兴趣赏脸吃个饭吗,就我们俩…呃,还有白天天。”
-白曜隆,我们的塑料叔侄情就到这了。



#

-那天晚上白曜隆和万老师全程盯着对方只笑不说话,一顿饭气氛尴尬的要死。我除了不停打哈哈来调节气氛,就是忙着躲避白曜隆时不时飞来的眼刀。
-不过很快我的盖饭上了,还没等我动筷子大快朵颐,白曜隆把他的那份也挪到了我面前,“他小孩子长个,吃得多。”
-得,我闭嘴还不成吗?不过你俩能别看了吗,电流太猛会走火啊,烧到服务小哥甲乙丙丁多不好啊。
-不知道是不是白曜隆的良心听到了我的呼唤,总之在我硬生生塞完了两大份盖烧饭以后,他买了单,拉着万老师就走。
-“白曜隆!”我追在后面喊他,很委屈。大人怎么这么容易变心,明明曾经说过的爱我。
-他好像才想起了有我这个人似的,跟万老师耳语几句噔噔噔跑过来,从钱包里掏了几张红牛,连着备用钥匙一起给了我,“大宝,你先回家去,啊,我跟你万老师说说话,聊聊天,一会儿再回去。”
-白曜隆,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是钱可以收买的吗!
-是。
-所以我拿了钱兴高采烈地回了家,洗了澡打开了电视看我之前没看完的电影。
-但我看着看着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一点多。电影里的男主都开始第不知道多少次拯救女主了,白曜隆还没回来。
-客厅明晃晃的水晶灯闪得我眼疼,我挣扎地爬起来去开小灯,结果突然门开了,把我吓了一跳。
-白曜隆搂着万老师从门缝里挤了进来,看起来喝多了,脸颊飞红;万老师像只猫一样依在他怀里,手臂圈在他脖子上,懒洋洋的。
-我愣愣地看着他们俩,白曜隆眯着眼睛打量了我一会儿,一把托住万老师的屁股把他抱了起来,回卧室去了。
-哎哟白曜隆的酒味真是熏得我要窒息了…不对,问题不是这个。
-万老师怎么会出现在我家,呃,白曜隆家里啊!



#

-第二天早上起来,白曜隆破天荒做了一桌子丰盛的早餐。我一边吸溜着粉一边看着万老师,他换了一身白曜隆的家居服,又戴着帽子,口罩没了,嘴唇肿着,脖子上还有很多红红的点。
-家里蚊子很多吗?我挠了挠脖子,也觉得痒。万老师瞥了我一眼,突然咳嗽了一声,耳朵慢慢变红了。
-“万万,你多吃点儿。”白曜隆围裙也不摘就笑眯眯地坐到万老师身边,还时不时伸手摸摸他的肩膀揉揉他的腰。
-万老师嗯了一声,嗓音有点沙哑。我想了想,肯定是白曜隆昨天拿酒给他灌的,仗着自己人高马大就欺负万老师。
-我越想越不对劲,终于在白曜隆第八次把手放在万老师腰上的时候,我挺身而出拍开了他罪恶的左手。
-“白曜隆你太过分了!”
-“我咋了?”白曜隆被我整得有点儿懵逼。
-我把刚才心里想的话balabala全抖出来了,万老师全程呆若木鸡,白曜隆趴在万老师的肩上笑到岔气。
-“白天天,你也是一代人才。”



#

-那天以后万老师就在家里住下了。
-白曜隆总是想方设法地想让我回家,“大宝,你是不是很久没练琴,手都生了,回去练两天再回来呗。”
-到底是谁当时装作正义的伙伴拯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
-我翻了个白眼:“我爸妈八度蜜月去了。”
-“那,那你去爷爷家玩两天爷爷昨天给我打电话说他可想你了。”
-“爷爷昨天也给我打电话说他带奶奶去度假了,月底才回来。”
-“淦。”白曜隆差点咬到舌头。
-还是万老师良心,拉着白曜隆帮我说情:“天天挺乖一孩子,你别赶人家走。”
-白曜隆立马换了张脸:“不赶不赶,这我们家祖宗我怎么敢赶他走。”
-我抱着万老师的胳膊不住点头,差点就要喊出来您才是拯救留守儿童的大英雄。
-“白天天,你作业写完了吗?”
-白曜隆冷漠的语气让我打了个颤。
-说好的我是你祖宗呢???



#

-而某天身心俱疲的我突然发现,他们这是在谈恋爱吧。
-为了证明我的猜想,我发了个微信问宁宁:什么样子叫谈恋爱啊?
-宁宁:当然是和对方牵手啊,还要十指紧扣的那种。
-我想了想,白曜隆好像没跟万老师牵过手,那他们没有谈恋爱喽?
-我又想了想,他们除了不牵手,接吻拥抱啥都做了,偶像剧不都这么演的吗?
-我:那亲嘴儿算谈恋爱吗?
-宁宁:白天天你真笨,只有结婚的人才亲嘴儿。
-我回想起这两天他们手上出现的同款戒指,惊了。
-“白曜隆你什么时候背着我结婚了!”我冲出房间痛心疾首地质问他。他以为偷偷摸摸结婚就能逃掉该给的喜糖红包了吗!
-白曜隆彼时正抱着万老师腻腻歪歪索吻,被我打断了抬起头,眼神几乎要杀死我。
-“白天天?”
-“呃,没事,你们继续,继续结婚…”
-我想妈妈呜呜呜。



#

-我的街舞生涯算是废了,又回到了每天补作业玩手机的无聊日子。而万老师没课的时候,白曜隆也不到工作室去报道,一天到晚挂在万老师身上。
-“万万万万~”
-“嗯?”
-“没事儿我就喊喊你~”
-啧,一股恋爱的酸臭味。
-他们第一次在我面前接吻的时候,我是羞涩捂脸的三年级小朋友。
-直到今天我已经训练成自带双镜效果的无敌单身dog。
-哪双镜?墨镜和滤镜。
-摸摸手亲亲脸打啵啵这种事我就不说了,白曜隆你可不可以不要把你的手伸进万老师的衣服里乱摸啊!
-虽然我也挺支持家庭性/教育的,但是你们这样言传身教真的好吗喂!
-今天的白天天👉🙄️。
-不仅如此白曜隆的坑侄程度更上一级,拿我当挡箭牌已经熟练到脱口而出的地步。
-老刘给他打了个电话:“喂小白啊,你这个月是打算长在家里了吗?”他不仅打算这个月长在家里,他下半辈子都想长在家里。
-“没有没有,我这两天挺忙的。”忙着跟万老师在沙发上补番吃零食还有在卧室补觉一整天。
-“那你咋回事啊,Mai说你再不交词他孙子都要出生了。”
-“我,我这两天,我侄子不是来我家玩嘛,我就带他四处溜达。小孩子,好玩嘛。”你带着万老师跑遍全西安吃香喝辣,我这两天全靠的E了么养活你心里没点b数吗???



#

-总而言之到了我回家的那天,白曜隆的脸都装不完他的喜庆,对我又是亲又是抱给我塞钱让我再来玩。
-鬼才上你的当嘞,我决定半年以内再也不给他和我见面的机会了。
-万老师也抱了抱我说有空再见,我回抱他的时候,发现他脖子上又有几个小红疙瘩。
-白曜隆送我下楼的时候,我看见他脖子上也有几个,不由得沉思起来。
-大概是我的血太香蚊子老不咬我吧。



#

-结果一个月以后的家宴上我又见到了白曜隆,还有万老师。
-他拉着他挨个介绍:“这是我男朋友,王昊。”
-万老师换了一身正装,有些拘谨地跟在他身后家里的长辈们打招呼。长辈们的反应出奇的一致,对白曜隆捡了个宝表示祝福和对宝落入魔爪的担忧。
-我妈拉着我蹲在角落里偷看万老师,感叹道:“我如果再晚生十年该多好。”
-妈你醒醒晚生十年也没你的份儿。
-我看了看他们十指紧扣的手,满意地点了点头。他们俩就是在谈恋爱了,没毛病。
-“大宝!”我看着白曜隆拉着万老师朝我走来,笑得春风满面。
-等等,我的墨镜呢?



Fin。

———————————————————

一个数学课放空的脑洞。

等我有空了可能会补写这个AU吧。
下周月考了我这周真的,真的不写了x

评论(13)

热度(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