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涡猫

四处游荡

【Henjei】你有没有见过他

此篇为 @乾乾是水果味的 生日所作❤️明天就十七岁啦 感谢跨越天南海北认识你 期待相遇。 
为Henjei 平行世界的你们永远在一起。 
私设预警 同龄设定 意识流产物 标题废 OOC属于我。 
 
00 
由始到终,只你一人。 
 
01
-Tarjei喜欢蓝色。 
-他喜欢奥斯陆阴雨不断的几天后终现的蔚蓝天空。 
-他喜欢刺眼的阳光下粼粼波光的湖面。 
-他喜欢融雪后低吼的松恩峡湾,卷着浮冰的海水缓缓流向远方。 
-他也喜欢有着蓝色眼睛的Henrik。 
 
02
-Henrik喜欢绿色。 
-他喜欢窗外那片风吹过就会簌簌作响的森林。 
-他喜欢母亲那闪耀着温润光芒的祖母绿首饰。 
-他喜欢晴朗的夏日里,躺在树下看着一片片绿叶镶着金边,逐渐模糊了双眼。 
-他也喜欢有着绿色眼睛的Tarjei。 
 
03
-Henrik是转校生。 
-因为父母工作临时变动的原因,举家迁居Oslo,他也从原来的高中转学来到了Nissens。 
-他对Nissens早就抱着向往,因为他以后想做一个演员。 
-Nissens很注重表演艺术的培养。 
-所以他在知道能转校来到这所梦寐以求的地方,既心生期待,也抱有担忧。 
-新学校,新生活,这对有着发小情节的挪威人来说,是个可怕的事情。但Henrik不怕,他小时候在美国待过一段时间,北美外向豪放的个性深深烙印在他骨子里。他喜欢与人打交道,他喜欢广交益友。他只是担心新学校的同学们会被他的热情吓到。 
-开学第一天,完全陌生的环境还是让他一时难以适应。老师在讲台上唾沫横飞,他却无心听讲,索性摊开草稿本开始画画。 
-他喜欢画画,他还小的时候,父亲总会抱着他到美术馆去。那些或奔放或柔和的色彩,总让小小的Henrik欢喜不已。 
-今年的夏天意外的燥热。Henrik始终静不下心来,笔下的线条总像作对似的弯曲不成他想要的模样,他抛下笔,双手交握撑着下巴,开始环视周围——感谢他的位置吧,最后一排的角落,无人问津,无人瞩目,他却可以轻易观察一切。 
-他斜前方的那个大个子眯着眼睛似乎在打盹;有一对小情侣在桌子下十指紧扣,男孩时不时拍拍女孩的肩,戳戳她的腰,两个人憋着笑,脸涨得通红;也有认真做着笔记的乖孩子,也有坐在那儿握着笔,却是在放空的人。Henrik摇摇头,这和以前的学校没什么不同。 
-直到他看见了他。 
-那是一个有着可爱卷发的男孩,他抿着唇低头看着课本,有些头疼的样子。他旁边的女孩子拍了拍他的胳膊,男孩倾着头对女孩子说了些什么,而后他露出了一个甜甜的微笑。 
-Henrik这才看清了他的正脸。男孩可爱的牙缝给这张已经有着成熟男人雏形的脸蛋增添了几分孩子气,笑起来嘴边弯弯的小括弧更是增添了甜度。 
-Henrik总算相信,世界上是真的有一见钟情。 
-“Tarjei?Emma?请问你们两个在做什么?我刚刚说到哪里了?”老师突然走到卷发男孩的面前,敲了敲他们的桌子以示警告。卷发男孩说了一句Unnskyld,就垂下眼转过头去。 
-他叫Tarjei。Tarjei,Tarjei,Ta-r-je-i。 
-Henrik还未与他相识,却早已把他的名字在舌尖揉碎,永远记下。 
 
04 
-Henrik逐渐跟班里的人打成一片,他也开始从别人的嘴里了解Tarjei。 
-他得知Tarjei是戏剧社的社长,他得知Tarjei也有当演员的梦想。 
-不知怎的,一向大方的Henrik在面对Tarjei时总是有些畏畏缩缩。他决定要加入戏剧社,然后找个绝妙的时机跟Tarjei say Hi。 
-一个月以后,他顺利通过招新进入,但他却从没在戏剧社见过Tarjei。 
-“因为boss在忙着排练舞台剧。”一个社员告诉Henrik,“这是他的第一部作品,所以他对它很上心。” 
-Henrik几乎脱口而出:“是什么剧?什么时候公演?” 
-他是那么迫切,那么渴望想了解Tarjei的全部。 
-社员报了名字和日期,他悄悄记在心里。 
-Henrik在脑海里演练了无数次和Tarjei打招呼的情景,但现实总是在他毫无准备的时候悄悄到来。 
-戏剧社近期要在校内演出一个小短剧,据说剧本就是Tarjei亲自写的。这是Henrik第一次参与社团活动,加之私人原因,从接到剧本的那刻就认真钻研角色,即使他只是一个几句话台词的配角。 
-这天放学后他又一个人来到社团里练习,他盘着腿坐在地上,拿铅笔在台词旁边写写画画标记着,用不同的语气腔调反复寻找最佳感觉。 
-他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 
-“勇敢去追吧…” 
-“太平淡了。”Henrik身后突然传来声音,吓得他一激灵,转头往向声源处。 
-“啊,对不起,我吓到你了吗?”Tarjei搔搔头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 
-他后面说的什么建议,Henrik一句都没有听进去,他仰头看着弯着腰的Tarjei,他从Tarjei眼里温暖的碧绿色中,看到了自己。 
-“你是,新来的吗?”Tarjei在他身边坐下,歪头看他。 
-Henrik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把他毛茸茸的脑袋抱在怀里一通乱揉。 
-“嗯,嗯。”该死,他把完美的初遇台词忘得一干二净。 
-“我是Tarjei。”他又笑了。他跟社员口中那个板着脸严厉要求的Tarjei完全不一样。 
-“Henrik。”Henrik总算找回了自己,握住了Tarjei伸出的手。 
-这在名为“Henrik遇见Tarjei”的剧里,是个糟糕的开头。 
 
05
-从那以后,他和Tarjei的关系虽然进阶,但也没有明显升温。 
-不过Henrik很快搞到了他的手机号,飞速加上了Facebook等一切Tarjei的社交软件(实际上,Tarjei也只有FB一个社交软件。)。意外的是,Tarjei和他十分合拍,两个人相见恨晚,总是抱着手机聊到深更半夜。 
-【Tarjei,有时候我真的怀疑你是远古人类。】Henrik半玩笑半感叹敲下这些字,【你从来不玩其他的社交软件】 
-【我总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Henrik看着他发来的短信,沉默。 
-Tarjei,是一个非常努力达到目标的人。 
-【Henrik?】 
-【我想我该去睡觉了,对了,你想考哪个大学?】 
-【KHiO(奥斯陆国立艺术学院),你呢?】 
-【我不告诉你😜晚安!】 
-Tarjei发了个表情就再无下文,Henrik把手机抛到一边,躺在床上发了一会儿呆,突然一跃而起,扑到书桌前。 
-木床因为他的动作发出剧烈的嘎吱声。Henrik从柜子里找出一张白纸,在纸上认真写下几个字,然后把它贴在了床头。 
-和Tarjei考同一所大学。 
 
06
 
-距离Tarjei的剧开演的时间越来越近,他也开始一放学就人不见影,也不再回复Henrik的短信。 
-【今天我们进行了第一次排练,他们都说我演的很棒。】 
-【Curly Tarjei,早点休息=)】 
-Henrik例行公事般发完短信后就躺在床上,他翻身把床头柜拉开,一堆杂物里空出一块干净的地方,摆着一张舞台剧的票,这是他找妈妈预支了零花钱买的。 
-明天就是他的首演。 
-第二天Henrik醒来,发现手机有两条未读短信,解锁屏幕后,他看到了Tarjei的回复。 
-【别老这么叫我,这名字太蠢啦。】 
-【你的确超棒的<3】 
-Henrik把脸埋在被子里偷偷地笑着,最后因为难以控制情绪演变成了放声大笑。 
-“Henrik?亲爱的?你什么毛病?”Siv拍着门,担心地问他,“你还打算赖床吗?” 
-Henrik翻身下床,打开门,狠狠地亲吻了他一脸惊异的妈妈的额头,“我非常好!” 
-你的确超棒的。 
-他洗了出生以来最久的一次澡,换了一身他觉得最棒的衣服,然后他来到了剧院,坐在柔软的靠椅上,他却僵硬得像块木板,出了一手的汗。他不知道他在担心什么。 
-一直等到整个舞台突然暗下来,接着一束光打在了舞台中央。 
-Tarjei出场了。 
-他穿着一身不合体的滑稽衣裳,站在那儿,与旁边一众着正装坐在那儿的其他人显得格格不入。 
-他开始唱歌。台上的演员笑了出来,像传染似的,方才观众严肃的脸上也出现了笑容,包括Henrik。 
-他的目光追随着那个手舞足蹈的Tarjei,这跟学校的Tarjei,和他短信聊天的Tarjei,在社团里安排工作的Tarjei,都那么不同。他成为了另一个人,是Henrik陌生的Tarjei。 
-在台上台下和着Tarjei歌声的默契的拍子声,气氛推到最高潮。可Tarjei的表演却在此时戛然而止。他郑重地鞠了个躬,回到幕布后面去了。 
-场内渐渐安静下来,Henrik的心也趋于平静。 
-Tarjei无需担心,他会给人惊喜。 
-舞台剧结束后,Henrik没有随着人群离开,他悄悄跑到了后台。 
-Tarjei已经换回了自己的衣服,脸上还带着妆。他身边站着一个女人和一个男孩,都和他有几分相似。 
-女人和他说了几句话,拥抱了他,而后Tarjei跟那个男孩拥抱,接着女人和男孩朝Henrik的方向走来,从他身后的门离开。 
-“Henrik!”Tarjei发现了他,惊讶地小跑过来,“你怎么在这?” 
-“我来看你呀。”Henrik把手插在口袋里,手指不停捻着被他揉皱的票根。 
-“你觉得怎么样?”Tarjei用食指刮刮脸颊,眼睛带有期盼,看着他。 
-“你超棒,Tarjei。”Henrik依靠身高优势,给了他一个用力的拥抱,“你真的超棒,Tarjei。” 
-他的下巴抵着Tarjei柔软的头发,鼻腔萦绕着淡淡的发香。 
-他没注意到埋在他胸口的Tarjei,耳朵爬上微微的红。 
 
07
 
23:47
-T【Henrik,你睡了吗?】 
-H【还没,怎么了,卷发小可爱?】 
23:48
-T【该死,别这么叫我。】 
-T【你觉得我该去面试SKAM的角色吗?】 
-T【这得牺牲我一节数学课。】 
23:50
-H【Henrik说过,该是你的机会,就得抓住它。】 
-H【我可以做你的私人家教啊,我数学还不错:-P一个小时40克朗,包教包会。】 
23:53
-T【哪个Henrik说过?】 
-T【哈哈,真的很划算。David说他也要去玩玩,你想去么?】 
23:54
-H【去哪?】 
-H【当然是跟你聊天的这个Henrik<3】 
23:55
-T【一起去面试啊,傻蛋。】 
-T【你觉得怎么样?】 
 
-Henrik的手指悬在摁键上方迟迟没有落下。 
 
23:57
-T【喂兄弟。】 
-T【你不想拍一部我们俩一起的剧吗?这很酷啊!】 
 
-我们俩一起。 
 
23:59
-H【去,当然去。】 
-T【就等你这句话,bro。】 
 
00:00
-T【那明天约好了,你可别忘了。】 
 
 
08 
-结果有些令人失望。 
-Julie女士揽着Henrik的肩膀很抱歉地说:“对不起亲爱的,虽然我真的非常喜欢你,但是我们的剧本里目前还不会出现适合你的角色。” 
-“没关系的。”Henrik笑着,虽然他脸上挂着明显的沮丧。 
-Tarjei在远处喊他的名字,Henrik对他招了招手,转过头对Julie说,“我得走了。” 
-“以后,以后一定有机会。”Julie放开了手,冲他眨眨眼睛,很坚决地说,“我保证。” 
-但没想到这个机会来的那么快。 
-Henrik几乎都要忘记这个承诺的时候,Julie给他打了电话。 
-“…我问过Tarjei,他也觉得这个角色非你莫属。”Julie在电话那头笑着,声音模糊,“Henrik,你怎么想?” 
-“我…”Henrik一瞬间有些迟疑,和Tarjei演情侣,这个想法是从未在他的脑海里出现过的。 
-“没关系,那么等你想好了再给我打电话。”Julie说,“我等你。” 
-结果刚挂断Julie的电话不久,Tarjei的电话就来了:“Henrik?Julie刚刚给我来电说她跟你打过电话了?” 
-“嗯,但是我还没想好。”Henrik靠在窗边,看着一片叶打着旋落在地上,还是青绿色的。 
“我…我不知道这样是不是太突兀了。但是SKAM 3对我来说很重要,对Isak也很重要。我也曾面试过其他人,但是我找不到那种感觉,Henrik,我相信你可以帮我。” 
-“Tarjei,你凭什么信任我?”Henrik突然问他。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然后他听见Tarjei笑了,“因为你是Henrik。” 
 
09 
-Henrik最终还是加入了SKAM的大家庭。 
-他和Tarjei的相处时间也越来越多,Tarjei经常用对戏的理由跑到他家里来,有时候一待就是一整天。 
-比如现在,他们一起坐在床上,Tarjei四仰八叉躺在他旁边,手里拿着剧本念念有词。 
-他们明天要拍一场泳池吻戏,这是Evak感情发展的一个转折点,Julie特地给他们俩打了预防针,要求他们好好揣摩。 
-Henrik用剧本掩着自己的脸,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Tarjei。他明显没注意到他的目光,换了个姿势趴在床上,两个白净的脚丫晃荡着,Henrik觉得喉咙发干,用剧本遮住了视线。 
-“Henrik,我觉得这样光念台词太干了。”Tarjei却在这个时候抽走了他手里的纸,撑起身子盘腿挨着他坐,“我们来演一遍吧。” 
-Henrik看着他的脸渐渐凑近,两人的鼻尖贴在一起,Henrik看着Tarjei的眼睛,紧张得手不知道往哪里放。 
-“Henke,这场戏应该是你主动亲我吧?”Tarjei闷闷地笑着,“怎么好像我才是主动的那个人?” 
-Henrik盯着他的鼻尖,像是下了很大决心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把手放在了Tarjei的颈后。Tarjei乖巧地闭上了眼,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着。 
-Henrik蹭了蹭Tarjei的鼻子,偏过了头,小心地碰上Tarjei的唇瓣。见他没有反应,便暂时离开,再吻上去,一下一下啄着Tarjei的嘴唇。 
-Tarjei终于不那么紧张,他半张着嘴,伸出舌尖笨拙地舔吻着Henrik的上唇,手指卷着他后脑勺翘起来的头发。 
-Henrik不知下一步该如何进行,他吮着Tarjei柔软的舌尖,希望对方能有些动作。 
-“男孩们!你们想要点饼干吗?”Siv敲了敲门,Tarjei猛地抬头,Henrik嘴唇狠狠嗑到了Tarjei的牙齿。 
-“妈!”Henrik捂着嘴哭笑不得,Tarjei则慌张地四处找纸,还不停地给他道歉,“你放在门口,我们一会拿行吗?” 
-Siv没有回话,但他听到餐盘放在地上的声音,接着Siv的脚步声越离越远。 
-“真是个不好的初吻呢。”Henrik擦了擦嘴唇的血,突然感觉话中带有歧义,连忙改口,“我是说,如果我们明天拍戏的时候也出这样的意外,对Evak来说真是不好的开头。” 
-Tarjei没说话,只是盯着他看。 
-“Tarjei?我已经没事了,你不用…唔…”Tarjei的双手覆上了他的脸,嘴唇贴近他的,血液的甜腥在两人的唇齿间蔓延开。 
-“…我不会接吻。”Tarjei放开他,不自在地咳了一声,脸通红通红。Henrik看到他的眼睛漾着光芒,像极了极夜布满天空的北极光。 
-“我也不会。”Henrik笑着在他嘴角印下一吻,“我们得多多练习才是。” 
-传说看见北极光会得到自己的幸福。 
-Henrik想,他已经找到了。 
 
10 
-“Tarjei,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笨蛋,你真的很不会藏感情。” 
 
11
-他们顺理成章地搬到了一起,新家离Nissens有点距离,这儿大多数是学生在住,是个安静的地方。Tarjei第一次看房子的时候就非常满意,不仅因为地段好环境好,还因为附近有一个很大的超市。 
-Henrik倒是喜欢附近的那个小公园,每天饭后就拉着瘫在床上看书的Tarjei出来散步,不过是后话了。 
-搬家那天Henrik和Tarjei谢绝了父母帮忙的好意,两个人借了亲戚家的车,搬着杂物忙进忙出。等到最后一个纸箱放在地上,两个人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背靠背坐在地上。 
-Tarjei抬头看着天花板,阳光从窗外射进来在地上投下一块金光,尘在空气中漂浮着摇晃。Henrik倚着他睡着了,Tarjei小心地扭过了身子,让Henrik的脸枕在他的肩膀,他把手悄悄地盖在Henrik的手背上。 
-“Tarjei。”Tarjei被耳边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得身体一颤,Henrik哼哼地笑着,翻过手和他十指紧扣,温热的气息扑在Tarjei耳朵上:“我好开心。” 
-“我也是,虽然我们今晚要睡在灰尘里了。”Tarjei摸了摸鼻子,一手的灰。 
-Henrik笑了起来,拦腰抱住他,鼻尖蹭着Tarjei脖颈的皮肤,“可是我现在好累,不想打扫啦。” 
-Tarjei被他弄得痒,一边笑着一边闪躲,Henrik想逗他,偏偏把脸凑上去。两个人在被箱子包围的狭小空间里嘻嘻闹闹,Tarjei闹疯了也没注意,往后倒的时候险些磕到纸箱的边角,Henrik眼疾手快地把手垫在他后脑勺上,整个人扑了过去。 
-Tarjei的头没事,不过嘴倒是被Henrik准确无误地咬住了。 
 
12
-Henrik有一本素描本,还有一根涂得很短了的绿色的彩铅。 
-Tarjei一直想知道他每天抱着本子写写画画什么,但Henrik每次都会在他靠近之前把本子盖上。 
-“你不能看。”Henrik笑眯眯地吻他的嘴角。 
-Tarjei亲了亲他的额头:“好吧,那我就慢慢期待一下。” 
-他们总给对方留下足够舒适的空间,不多讲的事情,也不会多问。 
-但是有一天,他们打扫卫生的时候,Henrik的素描本从柜子的顶端掉下来,平摊在地面上,Tarjei伸手去捡,然后他愣住了。 
-这是一幅素描,画的是Tarjei。 
-Tarjei悄悄看了看Henrik的方向,他正在专心擦着玻璃,没有注意到这个小插曲。他便鬼使神差地又往后翻了几页。 
-都是他,全是他。 
-背台词皱着眉的Tarjei,吃东西嘟着嘴的Tarjei,喝果汁咬吸管的Tarjei。 
-看书看到睡着的Tarjei,早起裸着上身的Tarjei,泡在浴缸里闭目养神的Tarjei。 
-笑着比V字的Tarjei,生气板着脸的Tarjei,被电影触动内心流下眼泪的Tarjei。 
--特别的是,每一张铅笔画出的灰黑色的Tarjei,都有一双温暖的绿色的眸子。这是速写里唯一的亮色。 
-“Baby,你在干什么。”Henrik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他的身后。 
-“我,我…对不起,Henrik。”Tarjei把本子盖上,拿起来拍了拍灰尘,递给他,“我看了。” 
-“不需要对不起。”Henrik意外地没有生气,他把Tarjei揽进怀里,笑着说,“这本来就是要给你的,不过我还有几张才画满整本,就被你提前看到了。” 
-“那,我假装没看到,你画完了再给我,好不好?”Tarjei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轻声说。 
 
13 
 
17:05
-D【Tarjei你个混蛋你现在人在哪?】 
-T【抱歉啦我今天没有空,我刚刚和Henrik去挑西服。】 
17:06
-D【“我刚刚跟Henrik…”听你这开头就没什么好事。】 
-D【等等等,你们挑西服做什么?】 
17:07
-T【我们准备结婚啦。】 
-D【哦你要结婚啦恭喜你啊!】 
17:09
-D【你要跟Henrik结婚了???】 
-D【!!!!!!!!!!!!!!!】 
-T【冷静兄弟。】 
-D【我靠你怎么不跟我们讲啊。】 
17:10
-T【我们也是,今天早上才决定的。】 
-D【靠,你们俩真随便。】 
-D【我他妈明明记得你们连求婚订婚都没有过就直接结婚了?】 
17:11
-T【我们不在乎形式上的东西。】 
-D【是是是,反正你们俩看起来就像已婚多年的。】 
 
-我们有吗?Tarjei无奈地耸耸肩,收起手机,歪着头看着专心开车的Henrik。 
-求婚。Tarjei摇摇头,David要是知道他们俩怎么搞的求婚不得嘲他一辈子。毕竟David向他的妻子求婚当时的点子还是他和Jakob出的。 
-不过帮忙归帮忙,等到Tarjei面临这个问题的时候,一切都变得棘手起来,他觉得他的计划都有一半的可能被Henrik识破。 
-他们太了解对方了,比如现在,Henrik明明眼睛都没斜,手敲着方向盘心不在焉的样子,却开口问他:“在看什么?” 
-Tarjei嘿嘿一笑,微微倾身亲了一下Henrik的脸颊,“唔,你早上是不是忘了刮胡子。” 
-“是吗?”Henrik抚了抚下巴,笑着说,“你也没有,戳着我了。” 
-绿灯亮起,Henrik冲他抬了抬下巴,Tarjei乖乖靠回靠垫上,看着窗外往后倒的树木,想起昨晚上那场算不得求婚的求婚。 
-刚缴械的Henrik把Tarjei圈在怀里,温柔地吻着他汗湿的后背,直到Tarjei高/潮的余味过去,才笑着趴在他耳边问:“还满意吗?” 
-“满意,满意死了。”Tarjei翻过身来跟他面对面,手臂圈着Henrik的脖子哑着声音回答,“我现在嗓子疼得快他妈废了。” 
-“嘘…”Henrik把食指轻轻压在他的嘴唇上,“小脏话精Tarjei又跑出来啦。” 
-Tarjei挪了挪位置,Henrik握住了他的手,用拇指揉捏着他的手背。 
-短暂的沉默。 
-“Henrik,你有没有觉得生活缺了点什么?”Tarjei突然问他。 
-“缺什么?”Henrik亲了亲他柔软的头发,“baby,虽然我知道你非常想要一个孩子,但是我们现在都还太忙,没有什么精力去照顾和教育一个孩子。我们等到稍微放松一点的时候再领养吧。” 
-“不是孩子的事情。”Tarjei戳他的胸口,“就是,虽然我们现在挺好的,但是…” 
-“但是什么?”Henrik摁着他的手指头,Tarjei不知他有意无意,总是在无名指上加重力度。 
-“嗯…就是…” 
-“如果你想要只狗或者猫,我还是可以考虑的。”Henrik笑了笑,把他的手执起亲了一口。 
-“Nei,不是宠物的事情…”Tarjei有些烦躁地挠挠头发,他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Henrik,我们…” 
-他的话还没说完,Henrik就开了口,“结婚吧。” 
-Tarjei惊诧地看着他。 
-“Fu*k你都知道我要说什么?” 
-“当然啊。”Henrik捏了捏他的鼻尖,烟灰蓝的眼睛噙满笑意,“毕竟都和你待了十五年了。” 
-Tarjei舒了一口气。“那明天就去吗?” 
-“好。” 
-就这么简单,没有鲜花钻戒,没有单身夜Party,一切水到渠成。 
-然后Tarjei轻轻吮吻着Henrik的下唇,Henrik狠狠亲了他两口,就问他有没有感觉饿,想不想洗个澡之类的问题,似乎刚才的求婚只是唠嗑里的一部分。 
-“Baby?你有在听吗?”Henrik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Tarjei这才发现已经到了家楼下,而Henrik解开了安全带,倾着身子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 
-“嗯?抱歉,我刚刚走神了,你说什么?”Tarjei也解开了安全带,往他的方向挪了些许。 
-“我说,礼服我们有了,场地可以随时选,戒指我早就买好了放在柜子里,我们还缺些什么?” 
-Tarjei把头和Henrik的靠在一起,蹭了蹭,笑着说:“没了。或者说,多了。” 
-其实有你我做主角就好,其他不重要。 
-Henrik心领神会,亲了亲他有些肉肉的脸颊,转移话题:“看来这几个月我养得不错。” 
-“我马上又要进组啦。”Tarjei眯着眼看他,“剧组的盒饭可没你的手艺好。” 
-“哦?是在暗示我什么吗?”Henrik捏了捏他的手,“要我说家里还缺点什么,大概还缺个饭盒。” 
-“那我们现在去买?” 
-话音刚落,引擎声代替了回答。 
-“系好安全带,宝贝,我们要出发了。” 
 
Fin

评论(6)

热度(53)

  1. BeVry梨涡猫 转载了此文字
    在屋子里的排练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