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涡猫

四处游荡

【百万】最重要的你

*语言混乱 深夜+放学路上的产物 个人情感较重 见谅
*勿上升 撞梗致歉 不妥删 OOC属于我


————————————————————

01

-王昊小时候很黏糊人,特别是刚学会走路的时候,天天拉着妈妈的衣摆迈着胖乎乎的小短腿走进走出公,可爱得紧。
-也有闲着要找乐子的邻居亲戚,偏偏要把他从妈妈身边抱开,在他哇哇大哭的时候哈哈大笑,把他塞回他妈妈怀里,半开玩笑半严肃的说:“这孩子太黏你也是个事。”
-妈妈用手指捻去他眼角的泪水,在他左右脸蛋上各亲了一下,王昊马上止住了泪水,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她。
-“他需要我,我就会在他身边陪着他。”
-彼时还懵懵懂懂的王昊,嘬着手指头早已忘记方才为何哭泣。他脸上的泪痕还没擦净,咧着嘴给了妈妈一个灿烂的笑容。

02

-上了小学的王昊变得腼腆起来,妈妈偶尔抱一抱他也会别扭地挣脱开。但他还是会跟妈妈说很多很多小秘密,今天哪个同学上课不听讲被老师点名啦,校园里新进了一个牌子的汽水特别好喝啦。有一天他回了家,鞋也不脱就冲到妈妈面前,把女孩子写给他的情书举起来给她看,“妈你看有人给我写情书诶。”
-妈妈只是笑,笑得王昊莫名其妙。“那你好好收起来吧。不过小小年纪的可不许谈恋爱啊。”
-小学四年级,他和六年级的打架。对手虎背熊腰的,当时还是小个子的王昊自然被胖揍了一顿。脸上胳膊上挂着淤青的王昊低着头回了家,低着头站在沉默的妈妈面前,想着等会要怎么应付老妈的质问和挨骂。
-可出乎他意料的,妈妈在他面前蹲下,捧着他的脸,用温暖的手指轻轻摩挲着他脸上的青紫。
-“昊昊,疼吗?”
-他张了张嘴想说一声不疼,却牵扯到脸部的伤疼得他呲牙咧嘴,眼泪汪汪。
-“以后不许再去跟别人打架了啊。”妈妈斥责的话语在王昊耳边响起,可王昊看见她的眼眶泛红,盛满了心疼和小心翼翼。
-被人摁在地上挨揍的王昊没有哭。
-但是他在母亲面前哭得稀里哗啦。

03

-后来的王昊很少哭了。
-他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PG One,以此激励自己,即使天资不佳,也要时时第一,事事第一。
-在地下battle遇到的痛苦,被打压的无奈和愤怒,生活上的窘迫,他都选择不再对母亲诉说。
-每次在她打来电话的时候,他会避开那些冷漠的嘲弄的目光,找一个安静的小角落,用着纯正的东北话小小声地安慰:“妈我没事,真的,你照顾好自己照顾好我爸,照顾好美妞,我可想你们了。我马上就能回去了,到时候你跟我姥说啊,我要带她去…”
-这个时候的他,不是台上那个diss起来戾气十足的PG One,不是那个可以对那些diss他的人高傲地竖中指diss回去的PG One。
-他只是妈妈的王昊,一个普通的哈尔滨男孩。
-王昊耐心地应着妈妈的嘱咐,挂掉电话的时候发现自己脸上湿湿的,眼睛有泪掉落。他就这么愣愣地蹲在那里,好几分钟后才踉跄地站起,一脚踩住了地上泪水的痕迹。
-他胡乱地抹了一把脸,又恢复了PG One的冷静,投身于他应该去的地方。

04

-王昊一直觉得白曜隆很像儿时的自己。
-他总是眯着眼睛,露着白晃晃的牙齿对他笑,一副讨人喜欢的好皮囊。
-“老白,你可不可以别老粘着我,热得很。”
-“那你还穿那么多。”白曜隆偏偏要把人都往他身上压,呲呲呲地笑着,“你看我都穿短袖,多凉快啊。”
-“要你管。”王昊一巴掌呼他脑门上,白曜隆嗷地一声捂住额头,委委屈屈的样子。“哥,你干吗打我啊。”
-王昊看着他撇着嘴坐在一边,刚才还绷着的脸爬上了笑意。
-“好,哥给你赔罪,赔不是。我们小白少爷今晚想吃什么?我请客。”
-一说到吃,白曜隆的眼睛闪着光芒,立马就打开手机拨电话订座,王昊靠在靠垫上看着他突然严肃的侧脸,笑着摇了摇头。
-结果那桌子菜全点的王昊爱吃的东西,王昊的盘子瓷碗堆满了白曜隆夹给他的菜,又被白耀隆拉着灌了几瓶酒,整个人轻飘飘的。吃到最后撑得胃实在难受,回家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王昊才想起来他好像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见账单。
-“万万,你要不要吃点消食片?”白曜隆拿着一板药片端着杯热水进来了,王昊艰难地撑起身子,刚伸出手,手心里就多了几片消食片。
-他闷闷地说了一声谢谢,把药吃了下去。白曜隆坐在他旁边,抿了抿杯子里的水咂了咂嘴,才放心地递给他:“不热了。”
-“我很饱,不想喝水…”王昊摆摆手拒绝,往后一仰倒在枕头上。
-“一口,快点。”白曜隆拍着他的手背,王昊总觉得他的声音听起来温柔得诡异,一定是喝多了。
-“万万。”白曜隆难得正经地喊他,平日的奶声奶气被低哑的嗓音取代,王昊揉了揉肩膀,脸上挂着“你怎么这么麻”的不情不愿坐了起来,就着他举着杯子的手喝了一口。“满意了吧。”
-“乖。”白曜隆嘿嘿笑着,自己把剩下的水一饮而尽。
-“老白,我说你干啥管我呢。”王昊被他的那声乖腻得打了个颤,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白曜隆没接话,拉过被子给他盖好,王昊头疼的厉害,闭着眼睛快要睡着。恍惚间感觉白曜隆靠了过来,隔着他的衣服在他肩膀上亲了一下。
-“因为我喜欢你呀。”白曜隆的声音几乎听不见了。

05

-BrAnT B是一个好拍档,好兄弟。
-在音乐上配合默契超高,在舞台上无条件支持他做他的后援团,在PG One面对记者咄咄逼人的提问不知作何回答时,BrAnT B总能四两拨千斤给出最让媒体满意的答案。
-而白曜隆是一个好伴侣。
-他会在王昊做beat的时候陪着他熬夜,一边咬着手指担心王昊的不规律作息一边又在王昊喊饿的时候给他下楼打包夜宵。他白天和王昊一起奔波劳碌,拉着他万万长万万短地撒娇抱怨,眼睛比平常眯得更小看起来就像睡着。结果一到晚上就精力充沛,王昊总是被他折腾得最后连叫喊的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哼哼唧唧地喘着气。白曜隆这时候就会结束粗暴的动作,轻吻着他眼角的眼泪,帮王昊做事后清理,找毛巾换床单忙个不停。等到王昊迷迷糊糊快睡了以后白曜隆才会爬上床搂着他,在他耳边温柔地和他道晚安。
-王昊其他时候除了像个暴躁的小刺猬就是坐在一旁安如鸡,也只有在白曜隆面前才会多了几个别人看不到的样子。
-白曜隆第一次见王昊哭,是在王昊把《他》放给自己听的时候。
-“你觉得怎么样。”王昊闷闷的声音进入白曜隆的耳朵里。
-“好着呢。”白曜隆摘下耳机回头,看见王昊的眼泪大颗大颗落下,砸在沙发垫上,也砸在白曜隆心头上。
-那是他们第一次正儿八经的促膝长谈,白曜隆全程低着头默不作声。最后王昊擦了眼泪笑着捶他说:“喂,你要黑着脸到什么时候,我都没事了。”
-白曜隆这才抬起头看他,手包裹住王昊抵在自己胸口上的拳头,把他往自己怀里拉。
-王昊的额头抵着白耀隆的肩膀,白曜隆侧着头亲吻他的脸颊,小心翼翼地。
-“万万,你能和我说这些,我很高兴。”
-“你以后有什么困难,我能帮的上的,一定跟我说。”
-白曜隆的嘴贴在他的耳畔,声音温柔,却坚定。
-王昊鼻子一酸。

06


-飞机在上海降落,空姐甜美的嗓音从广播传出来,王昊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口罩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帽檐压低,只露出一双疲惫的眼睛。
-这几天的风波让他不太好受,谩骂和恶意猜测已经多得透过冰冷的手机屏幕传了过来,压着他无法喘气,难以招架。他不禁感叹,这跟地下battle比,太弱,也太强。
-他低着头站在行李处等行李,肩膀冷不丁被人拍了一下,王昊本能地往后退,抬起头却看到了白曜隆的脸。
-“万万。”白曜隆看着他的眼睛愣了一下,脸上浮现着一种难以言喻的伤感。
-“你怎么在这?”王昊缓过了神,只剩下疑惑,他们的航班应该比他更早才对。
-“我等你嘛。”白曜隆挠了挠头,“壳总他们本来也在的,我打发他们先回去了…诶,诶万万,你拉我去哪啊?”
-王昊没有回答,只是走得更快了。白曜隆看着他低垂的后脑勺,把追问咽了回去。
-王昊把他拉到航站楼的一个没有人的角落里,甩开了他的手,就这么背对着白曜隆面向墙壁,肩膀微微抖动着。
-白曜隆觉得不对劲,强行摁着他的肩膀把他扳过来面对自己,惊讶地发现王昊泪流满面。
-“万万…”白曜隆下意识把人搂进怀里,王昊把自己的帽子摘下反扣在白曜隆头上,把脸深深埋进白曜隆的胸口,咬着牙哭了起来。
-自从白曜隆被淘汰以后,他总是一个人。
-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一个人熬夜一个人赶工,一个人承担委屈疲惫不安,一个人把痛苦埋在歌曲里让它生根发芽。
-可是他想要白曜隆在他身边。
-“万万。”白曜隆什么也不说,只是拍着他的后背,温柔地唤着他的名字,却让王昊感觉安心。
-“会不会有人看到?”王昊抽抽噎噎地说着,声如细丝,却还是给白曜隆听见了,“太丢脸了…”
-白曜隆被他委屈巴巴还在意形象的样子逗笑了,他把人抱得更紧,两个胳膊肘搁在王昊的脸两侧,低下头吻着他的头顶,轻声哄他:“不怕,我给你遮好了,没有人看呢。”
-王昊刚憋住的眼泪夺眶而出。
-白曜隆好不容易等他平静下来,把帽子还给他,压低的帽檐遮住了王昊一双肿得像桃子的眼睛。两个人上了保姆车,去往酒店的方向。
-王昊上了车以后就缩在座位上挂着耳机刷手机,白曜隆盯着他的脸看,生怕他又看到什么不好的消息而情绪波动。
-但是王昊笑了,不是轻蔑也不是无奈。
-是特别甜特别乖的笑容。
-白耀隆凑过去,看到的是微信界面,聊天的对象是“妈”。
-白曜隆自知看他聊天记录的行为不妥,正想跟王昊道歉,却听见王昊哑着嗓子小小声地说了一句:“王昊,加油。”
-白曜隆看着他,王昊歪着头看着白曜隆,伸手摘下了一只耳机给他挂上,接着手指在屏幕上轻轻摁了一下。
-白曜隆听见了王昊的妈妈给他发的语音。
-令人舒服的,温暖的嗓音,穿透周边的嘈杂,闯进白曜隆的耳朵里。
-“昊昊,加油。”

————————————————————

有很多想说的,却说不出口。
憋着心里难受,写这篇的时候一边写一边哭。
我不知道自己能为他做些什么,或许支持他是唯一的办法。
千言万语 只有一句。
王昊,加油。

评论(12)

热度(133)